论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企业的生死根源

周总从行业高度谈论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企业的生存之道,并从这个专业角度阐述了睿慕课存在的意义。
v2-ec7c452d093351092d350da3f196d85f_r

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常务副院长胡洁教授在演讲中,引用了白居易《钱塘湖春行》中的一句诗“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来比喻当前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水平,我觉得恰到好处。

什么是人工智能?没有人能一下子说清楚,好像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就像我们前面一段时间说什么是机器人一样,什么都是机器人,也什么都不是机器人!

Venture Scanner对从事Artificial Intelligent(AI)的企业进行了分类,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分类对人工智能的内容进行一定程度的明确。这些分类是:

(1) 深度学习/机器人学习(Machine Learning)
(2) 自然语言处理(Nature Language Processing)
(3) 计算机视觉(Computer Vision)
(4) 手势识别与控制(Gesture Control)
(5) 虚拟私人助理(Virtual Personal Assistant)
(6) 智能机器人(Smart Robots)
(7) 推荐引擎和协助过滤算法(Recommendation Engines)
(8) 情景感知计算(Context Aware Computing)
(9) 语音翻译(Speech to Speech Translation)
(10) 视频内容自动识别(Video Content Recognition)。

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从上面人工智能所涵盖的技术来看,所有的技术都可以用于机器人,换句话讲,机器人的技术完整的涵盖所有人工智能技术,机器人是人工智能技术的集大成者。但是,并不是人工智能技术只用于机器人,也不是机器人技术仅包含人工智能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可以用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改变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机器人技术不仅包含上述人工智能技术,还完整的涵盖所有自动化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内涵和外延。所以,人工智能技术是范性技术,应用领域广阔;机器人技术的内涵和外延更大,所有人工智能技术都可以用于机器人。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反观中国的人工智能企业和机器人企业,就会看到胡教授讲的“浅草才能没马蹄”了。

在人工智能领域,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一些比较典型的公司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比如:科大讯飞在语音识别领域、海康威视在视觉识别领域、百度在深度学习领域,还有一些语言翻译软件等,在其他的人工智能领域表现优异的公司并不多。人工智能技术作为智能机器人的基础技术,目前仅仅是如此的水平,于是,就可以推知智能机器人的发展水平了,因此,你也就很容易想清楚为什么我们见到的智能机器人要么只能做个简单的应答对话、要么仅仅是个视频播放机、要么就是傻乎乎的到处不知所以的乱走了。

机器人是自动化技术、计算机技术(包括网络技术、大数据等)、人工智能技术交叉融合的结果。

到目前为止只有工业机器人技术是相对成熟的,工业机器人是自动化技术高度发展的结果。在工业机器人是传统的机械技术和自动化技术高度融合的产品。在工业机器人的控制过程中,需要考虑机械的精度以及补偿问题、机械设计与仿真问题、材料及轻量化问题、本体动力学与控制问题、摩擦问题、路径规划和速度规划问题、数控插补算法与控制、工业实时总线、驱动技术以及驱动与控制融合问题等等。国内还没有任何一家工业机器人公司能够完整的解决上述问题,所以,中国的工业机器人技术水平整体不高。

智能机器人的发展还处于萌芽状态,因为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水平决定了智能机器人的发展水平。也就是说,在人工智能技术还仅仅是未能没马蹄的浅草,那么智能机器人也就不可能具备所谓的智能。从这个角度讲,目前发展智能机器人技术是不具备条件的。那些都是向投资人要钱编出来的神话。其实,很多投资人也是清楚的,他们只是希望自己不是最后一个接棒者就好。这样的游戏对技术的发展也是有正面作用的,他推动了基础技术的研究与成熟,只不过很多人裹挟其中,成为游戏的牺牲者而已。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已经有一些起色,这些起色绝大多数来自于大型企业在相关领域的长期投入,Google重回中国,在中国建立人工智能研究院,他们看到了未来,正在踏踏实实的走向未来。中国的很多大型IT企业,比如:阿里巴巴的达摩院、百度、华为、科大讯飞、海康威视等都手握很好的发展机会。

人工智能技术是非常宽泛的,很多相对小的公司在一些非常细分的方向上也会不断的有所突破,比如阿丘科技将一些图像识别的算法和一些机器人学习的算法进行综合应用,专注于解决表面划痕的快速识别问题等。这些都是一些使用现有的已经成熟的技术,识别工业现场的需求,提出解决方案从而获得发展机会的案例。很多时候,当我们看到别人选对了切入的角度,实现了解决方案后,我们会觉得很简单,或者不屑地说“我也能做”,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别人想到了,而我们没有想到。阿丘科技的案例说明,关注客户的需求,使用现有的技术解决客户的问题,是中小规模人工智能领域公司得以生存发展的机会;相反,上来就像突破某方面人工智能技术,搞一个产品,再去开发需求的公司,一百个有九十九个都没有活过来。

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没有深度造诣的公司搞智能机器人,只会是个噱头,不会有太多的价值。

Alpha GO打败李世乭、柯洁以及所有围棋大师的故事,并不能证明人工智能水平有多高,只能说明某一种人工智能算法得到了验证,算法就是算法,下围棋的算法不能用于下象棋,算法并不等于人工智能,所以,人工智能的水平也不会因为Alpha GO打败了围棋高手,就产生的本质的提升。

从2007年以来,中国兴起了无数机器人企业,后来又逐渐倒闭的倒闭,转行的转行,剩下来的仅有的几个,从机器人业务的角度来讲,也远远没有实现盈利。

工业机器人的市场是个寡头垄断的市场,“四大”这一说法的存在就意味着,全社会承认了这个行业的寡头垄断的事实。寡头垄断产生的条件是:第一,市场空间有限。并不是像大家臆想的那样空间是无限的,从全世界每年机器人产销量的角度看,增长都非常低的。那是因为国外在生产系统的构建过程中,大量使用机器人技术而不一定是机器人本身。在中国机器人的销量增长迅速,是因为中国的工业自动化水平相对比较低,大家习惯于用机器人“拼凑”“智能”生产系统而已。这非常类似当年我们去电脑城买电脑配件,自己攒电脑用的故事。第二、技术相对成熟。后来者难以产生实质性的超越。在寡头垄断的市场上,所有二线品牌都只能出现在特定的专业市场或领域,这就是寡头垄断的特征。工业机器人市场也不例外,所以,我们看到了Nachi在码垛市场做的不错;杜尔在喷涂市场做的不错;史陶比尔在高精密加工领域做的不错;OTC和松下在薄板焊接领域做的不错;神钢在中厚板焊接领域做的不错等等。中国再也不可能出现一个中国的ABB。

做智能机器人的目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们只能给予祝福。

在人工智能领域,技术制高点的争夺在大公司之间展开,中小的人工智能公司没有机会能够赢得这场战争。评价一个中小型人工智能领域公司是否有价值、是否能够存活的唯一条件就是看他有没有针对具体的客户需求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并实现产品化。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所有的“故事”,都不会发生。

在目前人工智能领域还没有出现寡头垄断的格局的情况下,机会还是大量存在的,需要解决问题的场景是大量存在的,因此,中小规模的人工智能领域的公司存活和发展的机会也是大量存在的。对于这些公司来讲,不要总想着突破什么前沿技术,让自己站到什么制高点上去,那是不可能的。这些公司要做的就是:针对客户的需求,提出解决方案,并实现产品化。技术来源不是问题,你能找到的、你能做的,别人都能做,所以,拼技术本身没有意义,要拼的是你对客户的需求的熟悉、对客户工艺的熟悉,以及对客户的熟悉与彼此的信任。不要企图做一个只有自己能做,别人就做不出来的产品,对于中小规模公司来讲,这是不现实的,比你有钱的人多得是,你的核心人员可以被挖走,更何况你并没有什么独到的,别人真的就无法突破的技术。所以,关注客户才是中小规模人工智能企业最要紧的事情。

对于中小规模的人工智能企业来讲,几乎没有能力维持一个成规模的研发团队。这就是我们现在所见到的众多所谓的人工智能公司技术空心化的原因,试问,有几个宣称自己是人工智能的公司有成体系的研发队伍和研发能力,绝大多数不过是新瓶装旧酒,硬把自动化说成人工智能罢了。

面对巨大的人工智能需求市场;面对众多没有核心能力的人工智能公司;面对人工智能企业的生生死死……

我们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实现人工智能技术和人才的综合应用。

只要你有客户,有能力针对企业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缺技术、缺人才不是问题,你不会的技术睿慕课可以通过咨询帮你解决;

面对客户的新的需求,由于自己的技术人员的能力限制,难以在短时间内解决,没有关系,睿慕课可以帮你进行技术资源导入,帮你解决你的问题;

你有自己的研发队伍,经过一段时间,技术能力遇到了天花板,没有关系,睿慕课可以帮您根据您的需要,对你的员工进行新技术培训,激活团队的能力;

如果你需要引入新的研发资源,睿慕课能够帮你找到你急需的人才;

对于一个在某个方面非常专业的公司,一定需要和别的公司合作,才能发挥自己的优势,睿慕课通过产业链的整合,可以帮您构建合作体系;

你说:“很多都不是我的资源,我觉得不安全。”

我说:“作为一个公正的第三方公司,会充分保障我们客户的利益,这是睿慕课的‘人品’,是公司长期发展的必要条件。睿慕课就像一个律师事务所,不会侵犯我们客户的利益。”

你说:“我不信!”

我说:“退一万步讲,如果我们不参与,你能搞定吗?帮你搞定对你不好吗?解决问题总比不解决问题好!”

另外,如果你是一个具备一定规模的企业,想建立一个研究院或者研发中心,睿慕课可以帮您规划资源,整建制的帮您完成技术体系和人才体系的构建,并迅速形成研发能力。

这就是睿慕课存在的意义!


参与评论

周朔鹏

上海珍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曾先后就任上海高威科电气技术有限公司工程师、副总工,上海新时达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研发总监,上海新时达机器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新时达机器人研发团队的创始人和新时达机器人公司创始人。多年从事自动控制技术研发和管理工作。2008年参与研发中国第一台实际投放生产的工业机器人。2016年12月创建上海珍为科技有限公司。现为,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理事、上海市机器人行业协会理事、上海市机器人学会专家组成员、上海机器人产业创新联盟专家组成员、中国机电一体化技术与应用协会职教分会理事、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认证专家组专家、上海市科学技术专家库入库专家。

推荐文章

国产工业机器人目前发展到了什么水平 国产机器人产业的波折与涅槃 智能制造领域工程师的工资将迎来大幅增长 中国中小规模自动化系统用户的窘境与解决办法 写给产业界新老朋友的一封信